0%

西西弗神话:藐视现实

key:哲学、生活、荒诞、抗争、幸福

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便是自杀。判断人生值不值得活,等于回答哲学的根本问题。

荒谬:当人对世界的理性和幸福的热望,却碰到了这个非人的毫无意义杂乱无章的世界,荒谬就产生了。”人性总在呼唤着,而世界却总在不合理地静默着”。

荒诞自由

追求

对于两个寿命相等的人,世界始终提供相同数量的经验。我们必须对此有所意识。感觉到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反抗,自己的自由,感觉越多越好,这就是生活,生活得越充实越好。

对于两个寿命相等的人,世界始终提供相同数量的经验。我们必须对此有所意识。感觉到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反抗,自己的自由,感觉越多越好,这就是生活,生活得越充实越好。

荒诞人

本源

时间养活时间,生活服务生活

哪些更重要?

靠希望生活的世人与世格格不入,在这个世上,善良让位于慷慨,柔情让位于雄性的沉默,亲和让位于孤胆的英勇。

谁不是自私?

有些人,生而为活;有些人,生而为爱。

假如他不把世人放在眼里,他就是世人最凶恶的敌人。

戏剧

虚假而短暂的生命

在短短的时间里,演员使上述人物在五十平方公尺的舞台上诞生和死亡。荒诞从来没有表现得如此充分,如此长久。

活着,以洋溢不断的活力

重要的不是永恒的生命,而是永远的活力。

征服

选择

总会有一个时刻,必须在静观和行动之间作出抉择,所谓造就一个人成为一个男子汉。

现实的局限和思想的自由

个体什么也做不成,却什么都可以做。在这种奇妙的预备役期间,你们明白我为什么既激励个体又贬压个体。其实,是世界将其贬压,是我将其解放。我把个体的全部权利都给个体了。

人是他自身的目的,而且是唯一的目的。

抗争

确实他们是无国之王。但他们比有国之君具有优势,因为他们知道各种各样的王国都是虚幻的。他们知道自身的全部伟大就在于此;一提起他们,就说隐藏的不幸,或幻灭的灰烬,那是徒劳无益的。被剥夺希望,并不就是绝望。人间的火焰完全抵得上天国的芳香。这里,我不能、谁也不能审判他们。其实他们并不力图成为优秀者,而试图成为征服者

荒诞创作

伟大的小说家是哲学小说家,就是说主题小说家的对立面。诸如巴尔扎克、萨德、麦尔维尔、司汤达、陀思妥耶夫斯基、普鲁斯特、马尔罗、卡夫卡,只举这么几个吧,他们就是如此。

创作者要克服解释的冲动

解释的诱惑最为强烈的创作中,作者能够克服这种诱惑吗?

基里洛夫

我将自杀,以证明我的违抗,确认我新的、了不起的自由。”

使一场难以形容的精神冒险在血泊中告终之前,基里洛夫说了一句话,古老得像世人的痛苦:“一切皆善。”

存在是虚幻的,又是永恒的。

没有前途的创作

独立的作品是破碎的,而所有的创作连贯起来却是有意义的,是否人生也是如此?某些时刻、经历是痛苦难堪,但以整个生命历程来看,生命总是有意义?

没准儿一系列作品,可能只是同一种思想的一系列近似。但是可以设想另一类创作家,他们可能用的是并列法。他们的作品好像互相间没有联系,在一定程度上还是相矛盾的。但,他们的作品一旦被重新放回其整体,就恢复了原来的次序,就这样从死亡获得了最终的意义,就接受了作者生命最亮眼的部分。

作品因为人而伟大

也许伟大的作品本身并不那么重要,更重要的在于要求人经得起考验,在于给人提供机会去战胜自己的幽灵和更接近一点赤裸裸的现实。

西西弗神话

现代人的自由在哪里?在这个没有恶龙,没有邪恶,没有折磨的世界里,日常已经变成苦难?可笑!

当今的工人一辈子天天做同样的活计,其命运不失为荒诞。但他只有在意识到荒诞的极少时刻,命运才是悲壮的。

我让西西弗留在山下,让世人永远看得见他的负荷!然而西西弗却以否认诸神和推举岩石这一至高无上的忠诚来诲人警世。他也判定一切皆善。他觉得这个从此没有救世主的世界既非不毛之地,抑非渺不足道。那岩石的每个细粒,那黑暗笼罩的大山每道矿物的光芒,都成了他一人世界的组成部分。攀登山顶的拼搏本身足以充实一颗人心。应当想像西西弗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