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感同身受

太宰治:诉诸于人――对这一手段我不怀有任何期待。不管诉诸给谁,恐怕终归不过是被精于世故之人口中那世间常理所反复劝说而已。

鲁迅: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蔡康永:我认为人和人之间不要说是互相尊重,如果能够做到互相容忍,已经是谢天谢地的事情。目前为止大部分的书都树立了极高的标准,比方说借由沟通而互相了解。沟通非常困难,互相了解绝对不可能。

村上春树:世上存在着不能流泪的悲哀,这种悲哀无法向人解释,即使解释人家也不会理解。它永远一成不变,如无风夜晚的雪花静静沉积在心底。

张爱玲: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阿瑟·米勒:没人能理解我,如果有,不是奇迹,就是误解。

蒋方舟:没必要让所有人知道真实的你,或者是你没有必要不停地向人说其实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因为这是无效的,人们还是只会愿意看到他们希望看到的。我甚至觉得你把真实的自己隐藏在这些误解背后还挺好的。

三毛:事实上,没有一个人是禁得起分析的,能够试着了解,已是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