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次,让我们严肃地谈论爱情

这次,让我们严肃地谈论爱情 (Digital Lab)

Luck is where opportunity meets preparation.

洞悉他人不难,但于己无益。

关于爱情的讨论和思考,是过去艺术家们所喜爱探索和表达的,但本书作者,尝试通过描述一对男女的相爱和分离,来思考爱情爆发时的热烈和随之而来的分歧。

一个人对他人的美化可以达到可怕的程度,甚至连自己都无法忍受-因为自己都无法忍受……

可爱。我们从心上人的内心找到自己并不曾有的完美,盼望通过与心爱之人的结合,即可保有(不顾心知肚明的所有反面证据)对人类的一种岌岌可危的信念。

一旦开始寻找互相吸引的种种迹象,心上人的每句话、每一个行动都会被视为饱含深意。

本希望在另一个人身上找到答案,结果发现他们面临同样的难题。我们意识到他们也需要一个偶像,我们明了心上人不能逃脱类似我们的无助感。

而我们主观感觉自己是那样的涣散和迷惘。我们缺乏思路清晰的表述能力、稳定的个性、坚定的方向、明确的主旨,因而幻想他人具备这些品质。

爱情没有中间地带,只是一种方向,它所渴望的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物。爱情达到目的之后,它也随之销蚀;欲望得到满足之后,它也随之湮灭。

当两人不再能把差异化解成玩笑,那么这就是他们停止相爱(或至少不再为爱的维系做出较大的努力)的信号。幽默标示出产生在理想和现实的差异之上的恼怒:每一个玩笑背后,都是一次对差异甚至是失望的警醒,但这已经是无害的差异-因此能够顺利前行,而不必大动干戈。

是美丽引发了爱情,还是爱情创造了美丽?

爱情是一个孤独的追求,爱情至多只能为另一个人-被爱的人-所理解。

爱情的悲剧在于它无法逃脱时间的维度。

过程:在早上时向往;在实现中焦虑;在晚上时变成美好的记忆。

我们的指责承载着一个复杂的下文:我恨你,因为我爱你。它等同于一个根本的抗议:我恨自己别无选择,只能冒险这样来爱你。依赖于某人的快乐与这种依赖最终带来的恐惧相比黯然失色。

恐怖主义的消极性在于,它暴露了一切幼稚的恼怒,一种面对更为强大的对手时对自己的无能的恼怒。

于是,不顾一切央求伴侣回到身边的爱人走向了爱情恐怖主义。这恐怖主义是绝境的产物,是通过在伴侣面前爆发

我孤独地与欲望相伴,毫无防卫,缺少权利,远离法规,我的要求直露得令人吃惊:爱我吧!为什么?我只有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因为我爱你……

这种稳固不变提醒我,世界并不反映我的内心,它是一个旋转着的独立实体,不管我恋爱还是失恋,幸福还是悲伤、活着还是死去。

在时光中行走的骆驼越来越轻快,不断将记忆和照片抖下背去,撒落在沙漠上,让风沙掩埋它们。渐渐地,骆驼是那样地轻快,能够小跑起来,甚至以它自己奇怪的方式飞奔起来-直到有一天,在一片小小的自称为“现在”的绿洲上,这个筋疲力尽的生灵终于追赶上我的其余部分,与它们合而为一。

浪漫主义渴望着摆脱现实,转而对逝去现实产生渴望,然后再征服这几乎看不见的现实。

彼此怀着强烈情感,持续保持一致,相互谅解,共同成长,双方都情愿克服困难。

爱情还可做一百种不同的阐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