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BOOK: 知识社会-信息管理

管理不等于权利,它是实行、应用与平衡的一种“技艺”

知识社会,又是一个组织社会,两者相互依赖,却又在概念、观点和价值上存在差异。未来的“知识人”会作为组织成员来使用他们的知识。因此,未来的“知识人”必须在生活与工作的两种文化上同时做好准备:一个是“知识人”的文化,强调文字表达与想法;另一个是“经理人”的文化,强调交际与工作。

彼得·德鲁克(Peter F.Drucker) 在这位管理学大师,在本书中对当今信息化的社会进行分析,管理技艺发展正是由于专业化的社会分工所需要,对与组织、社会、国家,管理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又是那些?

什么是管理?

管理因而成为传统上所说的“博雅技艺”(liberal art)—— 是“博雅”(liberal),因为它关切的是知识的根本、自我认知、智慧和领导力,也是“技艺”(art),因为管理就是实行和应用。

为什么这个时代需要管理者

第一,管理最根本的问题,或者说管理的要害,就是管理者和每个知识工作者怎么看待与处理人和权力的关系。

第二,尽管人性是不完美的,但是人彼此平等,都有自己的价值,都有自己的创造能力,都有自己的功能,都应该被尊敬,而且都应该被鼓励去创造。

第三,在知识社会和知识型组织里,每一个工作者在某种程度上,都既是知识工作者,也是管理者,因为他可以凭借自己的专门知识对他人和组织产生权威性的影响 —— 知识就是权力。

第四,除了让组织取得绩效和成果,管理者还有没有其他的责任?能否同时成为一个良好的、负责任的“社会公民”,能否同时帮助自己的员工在品格和能力两方面都得到提升呢?

因为管理学并不像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是一个人或者一个机构的成功学

管理学旨在让我们每个人都生存在其中的人类社会和人类社群(社区)更健康,使人们较少受到伤害和痛苦。

生产力革命

40年前,也就是在20世纪50年代,在发达国家从事体力工作的劳动力人口占总体劳动力人口的绝大多数。到了1990年,他们所占的比例已削减至1/5。预计到2010年,这一数字不会超过1/10。仅靠提高制造业、农业、矿业、运输业中体力劳动者的生产力,再也不能创造出更多的财富。从这个意义来说,生产力革命已经成为其自身成功的受害者。从现在起,对于创造财富来说,至关重要的是提高非体力劳动。“生产力革命”到目前为止也已结束。

实体相对衰落,金融和信息科技崛起。```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 对与错 - 企业家的思考与担当

企业的发展,在经济利益之上,是否考虑过社会、国家、人民的需要。

“什么对日本、日本社会、日本经济最有益?”接着,他们问:“我们如何才能把它转化为我们行业的商机,尤其是我们企业的商机?”

## 巨型国家的维度

### 公民个人财产被国家制度所影响

民族国家设计的初衷是为了保护公民的生命、自由与财产不受君权任意的侵犯。而巨型国家,即使是极权程度最低的英美模式都认为,公民拥有财产的数量应由国家税收来决定。

### 保姆国家

政府是解决所有社会问题与承担社会任务最合适的实际运营者,这一观念在20世纪60年代为所有的西方发达国家所接受。

### 作为经济控制者的巨型国家

英国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Keynes,1883—1946)首先断言,一国经济可独立于世界经济体系之外,至少大中型国家可以做到。后来,他又主张,一国独立自主的经济完全可以通过政府政策,例如通过控制政府支出来决定。

### 财政国家

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使民族国家转变成“财政国家”。

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历史上还没有一个政府能从该国国民收入中征得超过6%(这一数字显然不大)的税收,即便在战时也是如此。但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每个交战国(甚至最穷的交战国)都发现,政府几乎可以无限制地榨取人民的财富。

“税制漏洞”这一术语意味着:全部国民收入归政府所有,除非政府特意授命,将其收入让与纳税人保留。不管纳税人最终能够保留多少,之所以他们还能保留一些收入,靠的完全是政府的睿智与慷慨,愿意让他们保留一些。

### 冷战国家

1890年,德国海军的高层将领认为,现代技术已经改变了这一切——战时经济不能由平时经济改造而成,二者必须严格区分。战争爆发之前,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参战士兵,都必须大量贮备,以备战时之需。无论是武器装备的生产还是参战士兵的训练,都需要越来越长的准备时间。

德国人含蓄地指出,国防不再意味着使战争状态远离民间团体与民间经济。在现代的技术条件下,国防意味着使社会与经济永远保持一种战时状态。这种状态下的国家就是“冷战国家”。

### 政治分肥国家

1918年,熊彼特就曾发出警告:财政国家最终一定会腐蚀政府的执政能力。

## 信息也没有祖国

与政府严密控制的新闻节目相比,任何一则30秒的广告或任何一集18分钟的肥皂剧所包含的信息量,只会多不会少。

信息传播再也不会受到地理国界的限制。在控制信息能力方面的逐步减弱,也是导致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

媒体传递的信息有可能被故意扭曲。

```-- 媒体本身可能也是扭曲的

重返部落主义

国际主义与区域主义从外部挑战民族国家的主权,而部落主义从内部削弱民族国家的基础与整合力。

在美国,部落主义的表现在于,它越来越强调民族的多样性,而不是统一性。

部落主义的发展,产生更多的思想,多样性同时也让意识形态冲突和分裂增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部落主义这样的发展趋势背后有一个原因,这就是今后“大”不见得就是“好”。

## 知识:知识经济学及知识生产力

### 学会如何去学

在知识社会,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去学。实际上,在知识社会,学生的基本学科知识可能还比不上持续学习能力及其动机重要。知识社会要求我们必须终身学习,因此,我们需要掌握学习的方法。但终身学习也要求学习过程必须充满诱惑力,这样我们才可以从中得到满足感,即使学习不是我们迫切需要的,也应该能够成为人生一大乐事才对。

数百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强化继续学习的动机,也一直在加强必要的学习训练。

这种成就并不意味着把你并不擅长的事情做得稍微好一点,而是把你擅长的事情做得更好。

将来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能够提高知识的产出,这就要求在获得知识的过程中所应形成的能力,也就是提出概念、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技能,必须能够在学校传授,最起码也必须可以学到。这必将是教育面临的一个挑战。

### 学校应肩负起责任

随着知识日益成为社会的核心资源,培养那些“懒”学生与“笨”学生才是学校真正的责任所在。

——— 有教无类
——— 教育资源的倾斜、支持,一所好学校是培育顶尖的高考学子,还是培育一个有良好德智体素质的人?

1
2
3
4
5
6
 
## 知识人

之所以现在的“人文教育”与“通识教育”普遍发生危机,是因为它们已经变成了“玻璃球游戏”,人人都沉醉于“乌托邦”式精神世界之中,不愿回到肮脏、粗俗、充满铜臭的现实生活。

未来的“知识人”一定要做好生活在全球化的世界的准备,而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一定是一个“西方化”或“深受西方影响”的世界,同时是一个日益部落化或“充满地方色彩”的世界。也就是说,他们将来必须成为“世界公民”,必须具备宽阔的视野和丰富的信息。同时,他们必须先从自己的乡土文化中汲取营养,然后再反哺乡土文化。

——— 成长在全球化的信息社会,获得成长并帮助自己的家园文化成长。

```

知识社会

知识社会,又是一个组织社会,两者相互依赖,却又在概念、观点和价值上存在差异。未来的“知识人”(即使不是全部,至少也是大部分)会作为组织成员来使用他们的知识。因此,未来的“知识人”必须在生活与工作的两种文化上同时做好准备:一个是“知识人”的文化,强调文字表达与想法;另一个是“经理人”的文化,强调交际与工作。

“知识人”将组织视为一种工具,通过这种工具,他们才能运用自己的技术,也就是自己的专业知识。“经理人”则将运用知识视作实现组织运营目的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我们可能需要更多地在专业领域做得更精、做得更细的“专才”。

Last

彼得·德鲁克对时代的认知的确深刻,他不仅是一位管理学大师,同时也是一位对历史、经济、国家有大量积累的学者,在这个需要终身学习的时代,更需要管理这门技艺,如何避免内卷,而是借助时代的力量,把这种沸腾的能量化作推动进步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