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剑道型一本目至七本目详解

第一式 面拔击面

打太刀(上位、攻方)双手左上段 – 仕太刀(下位、守方)双手右上段

一、 攻方举双手左上段,左脚向前。守方举双手右上段,右脚向前。

二、 双方同时向前三步,在正确的距离出现时,攻方迈出右脚击面。

三、 守方左足稍退促使身体自然向后,将双手拉至更后方,越过攻方的剑尖,迈出右足,以充份的气势打击正面。此时攻方因被守方躲避攻击,会因进击面落空而失去正常体势而前倾。

四、 守方压下剑尖,斩切攻方前额,在剑尖达至攻方眉间时,迈出左足,双手举剑呈左上段,表示残心。

五、 攻方回至下段,守方收回左足而双方同时回至中段。

剑理的陈述:距离

剑道形看的不是剑技,而著重在剑理。从剑道形第一式:上段对上段,就可以揣摩攻防的意涵。在第一式中,所表现的并非上段对打的技巧(わざ),而是揣测距离(间合)的方法。

一般在教导距离的掌控时,依据中段剑尖的交错位置,会有远、近,以及一足一刀之距离的分别。但是一但剑尖没有在中段交错时,反而会容易失去距离感。所以在第一式中,会因双方持起上段,而正确地揣摩上位攻方与下位守方间的距离。

此时上位的指导者攻方採左上段,而守方仅使用如中段举剑般的右上段姿势,是以守方可以以击面姿势,在动态间掌握正确的距离。且右上段具有接招的功能,这也是何以双方的上段架构有所不同的原因。所以,守方必须好好思考距离和情况,即使剑尖不交错也能抓到正确的距离。

如果守方能够确实掌握间距,当看准时机出剑时,便能够在最佳的位置击中攻方的前额。当攻方攻入时,守方退半步后以送足做出最大挥面距离,其剑尖刚好斩切攻方的额前,而攻方因为体态崩溃,身体前倾。此时,守方仅仅偏离攻方已失势的剑尖,并且产生「敌远我近」的巧妙间距。因此,剑道形第一式在剑理上主要陈述乃距离的奥妙。

心法与意涵

至于第一式的心法,乃架构于「断敌之命」,双方乃各执「正义」而战。不论这个正义是为了道德伦理,或是捍卫私产,其出发点都在保有自我与意念。在掌握间距的背后,其实是表示了对战需具备知己知彼的基础,是故可藉此习得「先先之先」的意涵。

守方在第一式的过程中,要先取得正确的距离,看破对方攻击的心态(左上段时手部位于前方呈诱敌之姿),并在攻方攻入时,改变距离的情况而在一放一收间,再抓得时机立即反扑、瞬间斩切攻方,取得胜利。

在斩切后,守方会往前一步,切入攻方颜面并做出一个举剑的动作,这个动作就是所谓的「残心」。因为敌人被斩切头颅后,不一定会马上绝命,可能还有呼吸并会反击,所以守方再次升起剑尖,等于是表明了尚未放鬆、带有畏惧、不疏忽大意的预备心。

至于这个切入颜面的动作,在第一式的形上面,仅仅压下一点剑尖。实际上的意涵,却是希望将攻方彻底绝命。

攻方已死,没有残心,在守方做斩切与表现出残心的时候,仅仅回到下段姿势而已。

井上范士说明这个「正」,并不只代表了胜利而已:「纵使为了正义而战斗,人们认为杀人就是坏事。如果为了申张正义,不得不犯下杀人的举动,也需因此感到忏悔。所以守方在最后举起上段时,同时也表现著忏悔与为自己所夺性命祈祷的心情。」正因这样的「忏悔」的心,会衍生出第二式的「仁」的理念。

第二式 手拔击手

打太刀(上位、攻方)中段 – 仕太刀(下位、守方)中段

一、上位攻方与下位守方皆为中段,皆以右脚始动前进。

二、双方前进至两剑相交时,攻方取时机打击守方手部。

三、守方以左后开足,落低剑尖,在攻方的剑下以半圆的弧度划开后,大步迈出右脚攻击攻方右手。

四、守方不可将剑尖压于攻方面前、亦不表现明显残心。

五、守方开右足,双方回至中段。

剑理的陈述:中心线

在剑道形第二式中,以中段对峙时,攻方攻击守方手部,守方以左后开足再前进击打攻方手部。

然而,一般在打击对手手部时,攻方会稍往对手的右足切入,用意为避开对方的剑锷以打击手部。在第二式中,攻方却是直直地攻入,延著守方的剑身切进去(所以守方剑锷的保护作用变得很明显)。考虑到锷的因素,会发现攻方不一定在做一个全然的「攻击手部」的动作。

攻方所斩切者乃「中心线」也。所谓的「中心线」,包含了自己的位置、面对的方向、与对手间的距离…等等。以对手全身的体态作为基准,并在两人间产生敌我之感。配合的间距,「中心线」即为剑道形第二式欲呈现的剑理。

攻上乃上位,以手部为目标进行的攻击,乃在表现出自己中心线的攻击,下位的守方以最小的左后开足,离开此一中心线,再凭藉著自己的中心线加以反击。这一式的「攻」,不在于是否能成功击中手部,而是是否掌握的中心线的改变。

跟「间距」差别最大的在于,中心线表现出敌我间左右位置的概念。守方脱离攻方的中心线,并重置中心攻击,这就是本式攻防上的重点。

心法与意涵

剑道形第二式,中段为「仁」的象徵。所谓的「仁」,乃将心比心、慈悲为怀的仁爱之心也。比较第一式重视绝对胜利的主张来说,第二式更加重视与对方的互动,并显现攻防一致的作为。

将避免战斗的仁心,表现在外。仅切断敌人的手腕,而不给予夺命的一击,仅仅取胜而已。

然而避免战斗,并非只守不攻或是逃跑。即使保持著平静的姿态,依然注视著敌人的举动,一但发生事端,则先机立断、击破敌人,而有「先先之先」的气度。所以,也可以很容易理解中段如鸭子划水的意思。
身为上位的攻方,要斟酌守方的中段,看准时机切破之。

守方以左后开足,再向前打击。如同第一式一样,双方是以正面交战,且即使力量不如对手,也能够获得胜利。第二式的守方因避开的攻方的中心线,建立了自己的中心,在这一个时刻下可以取得压倒般的胜利。
在武术中堪称基本,就是以身体取得优势。当体势佔于上风时,心力亦会有馀裕。在第一式中,以向苍天祈求的忏悔之心,在第二式已转化为将心的馀裕以「慈悲为怀」展现出来的「仁心」。

井上范士认为第一式为「战胜之方」,而第二式即表达了「以剑技通向剑理」的方向。从战胜的策略至战胜的剑道,第三式将会更加阐明「道」的部份。

第三式 刺击后反刺

打太刀(上位、攻方)下段 – 仕太刀(下位、守方)下段

“攻方”和”守方”均保持采用”下段姿势”,从右脚开始踏出,向前跨进三步,进入适当的距离内对峙着,交接时似无意识的上提成为中段姿势,在此一瞬间, “攻方”喊”呀”!刺击、直入”守方”的心窝。”守方”由左脚后退一大步、闪开身体,同时,把对方的刀身轻轻地往左边拔开,向前逼进一步,喊”拓”,反刺 “攻方”的心窝。

此时,”攻方”要将右脚向后退,同时把刀从”守方”的刀下方拔开,然后,双方稍稍地伸直,把对方的刀,向右侧压住。”守方”则一边踏出左脚,一边把对方的刀向右压住。

“攻方”再度地退后左脚,同时把刀从下方反拔过来,将”守方”的刀,向左压住,”守方”再度地踏出右脚,以自己的刀,压住对方的刀,此时,”攻方”遭瓦解攻势后,做出解除攻击的姿势,向后退二至三步。

“守方”立刻趁机由左脚,向前踏进二至三步,把刀尖对淮”攻方”的脸部中心,表示残心,给予警告。再稍微后退,变成对峙的中段姿势。接着,两人都回到[中**央]部位,解除姿势,(退后五步)回复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

剑理的陈述:抢中心线、攻

在开始讲解第三式前,就不能不提到居合道中的小常识…「水月」。「水月」一词在日本武术中,代表了人体的胸口或是胃部,而剑道形中即採用前者的意义,表示胸口的要害,更明确地说来,即为「鸠尾」,乃胸口近横膈膜处。胸口被强劲地攻击时,会因衝击而无法呼吸,中止呼吸是攻击此处的要点。

在剑道形第三式中,攻方向守方「水月」刺击,守方如引诱攻方一般,将左手收进怀中,但剑尖保持在中心线上,再深深向前刺回。在剑理的阐述上,本式在中心线的争夺上,表达了出「进攻」的模式。

教导剑道时,中心线被视为最重要的一部份,在一足一刀的距离,双方的剑尖相互横向压制以取得中心。但在第三式中,守方在攻方刺击的时候,先以剑尖偏左并押住对方的剑,再让剑尖回到中心直直攻入。这个动作一开始时,守方并没有佔据住中心线的位置,而是尔后才再由中心线不断攻入。

去〝取得〞这个中心线的攻防,就是剑道形第三式的基本原则。

不论是间距、中心线、抢中心线,都是剑道基础中最重要的部份。加上上段的构形与刺击等技法,可以帮助初学者习得良好的动作。

心法与意涵

剑道形第三式持下段,是「勇敢」的象徵。

所谓的「勇敢」,意指身体有充沛的精力,什麽事情也不会有所畏惧,而有颗坚强的心。然若只是蛮勇外显,虽表现强悍,却容易沦为无谋之勇。真正的勇敢为「大勇」,不会被任何的事物动摇心神,凡事能沉著应对,乃「不动心」也。

我们常认为下段的构形似有若无,无法判定是否有战意,也无法揣测胜负。正因其不被意念所拘束,反而成为「无心之构」,或是「自然之姿」。这种安宁应对、不惊慌抢夺的「无心」之心,表现出的就是不被动摇的「不动心」,不动心并非僵止的「止心」,而是将对手的一举一动正确补捉,无时不刻观察形势的变化。
当双方以下段前进,慢慢升起剑尖至接触时,攻方应测试守方的「不动之心」,稍稍提高剑尖,发现守方并没有出现动摇的状态,则瞬间做出击刺以杀其不动之心。

(请注意,攻守间因模拟反应的进退,两者之间必有时间差,守方的动作会出现宛如慢了一点的表现。但是慢了一点也还是守方得胜,因为没有人被杀了以后还可以做杀人的呀!不过也不要慢太多,要宛如〝如影随行〞。)

这时,守方不只没有受到动摇,而改变距离、以退为进,一边守护著自己的中心线,再刺回攻方。

原先想要攻击对手的攻方,反被逼迫回来,以自然的体势一边左右勉强阻挡守方的反刺,一边后退。但守方不为所动,持续攻击并切入攻方的中心。

最后,守方将剑尖抵至攻方的脸中心,表示出攻方已经完全地战败。这一完美而显著的胜利,并没有伤害到攻守任何一方的身体。也因此,不同于第一式的面部攻击与第二技的手部攻击,剑道形第三式并非比赛技法,在现代剑道比赛规则并无法得分。

井上范士将此式视为剑道中,体育竞赛与武道的分界线。剑道形第三式的练习中,已由剑技演进为「道」。

有趣的是,以一般国际运动赛事的标准来看,或许致对方于死的第一式应强过第二式,然后又强过完全不会受伤的第三式。但从武道的观点来看,不需致对方于死地便能得胜的第三式,反而优于必须伤害对手来取胜的前二式。武道与竞赛的差异和心态的判断,不论我们是否要推行剑道进入奥林匹克竞赛项目,都属于难以解析的部份。

目标在于得胜,而不伤害敌手,与「活人剑」的概念产生的呼应。然日本刀是杀人的武器,并非单纯的防身术,在修行的尽头,却从「捨己身」进入到保护敌人身体的思维,值得多加玩味。

第四式 面拔击右面

打太刀(上位、攻方)八相 – 仕太刀(下位、守方)脇腰

一、 攻方持八相,守方持脇腰,相互前进三步。

二、 抵达适当的距离时,攻方观察著守方,双方变化为左上段后,相互大大迈出右脚击面。但因为两刀交
锋,所以不分胜负。(左上段为:可以从两腕中间看见对方的高度。)

三、 双方刀身相交、不分胜负时,以对等的气度展开,成为中段。此时若距离过近,由攻方调整距离。

四、 攻方将剑尖稍稍转向守方之左面后,右足推进,双手刺向守方的右肺位置。刺击的时候,剑尖以刀身的左侧压入,由于守方会做出反挡的动作,攻方上身变得稍微前顷,剑尖低于水平。

五、 在攻方刺入的时候,守方左足往左前,右足后移,并同时以大动作返击面部。返击面部的举剑需让剑尖到后上方,在一拍子内完成。

六、 双方一边表达著残心,一边回到中段。

剑道形第四式,在经过前三式「间距」、「中心线」、「抢中心线」后,以互击面的练习表现出技之形。此式阴阳双构互攻,守方为「后之先」的代表。

与现代剑道惯常练习的技法来看,本式除了有左脚开足的动作外,最明显的就是构形的差异。

攻方持八相,守方持脇构,相互接近。此时,双方都不清楚对手的剑长,保持著警戒的态度小心靠近,然后较远的间距时双方击面,剑在两者头上相交。

但是,纵使不明白对手的剑长,也应该瞭解自己剑的长度,不应该在过远的间隔就予以出剑,不只浪费力气,也造成危险的处境。尤其当对方的剑若是比自己的长时,等于进到对手的攻击范围内。

因此,正确的第四式动作中,攻方应该一足一刀的间距向守方击面,务必做到朝向守方眉间的确实打击。守方对于攻方的击面,不但维持著自己的体势,更灵活掌握自己的距离,开左足,刀身通过自己的中心线,反击攻方的面部。唯初学者需考量安全因素,在揣摩捨身的打击时,也应採取适当的距离。

当双方的剑在空中相交时,双方一边拉开,一边以刀身相互争夺中心线。此时若是距离过近,攻方一边回到中段重新衡量距离,注意呼吸的节奏。

第四式的守方,接下来会表现出取中心线的做法,并不会因为攻方的攻击而被压抑,反而转、压、擦攻方的刀身。由于守方可以抓住返击的瞬间,才使得攻方失势而战败。

构形的介绍

【八相】

举起双手左上段后,将右拳降下至右肩的位置,左拳约在中心线上,锷与口同高,与口相距约一个拳头宽。将前述动作结合,即为在中段时,将刀以双手举起,越过左上段的位置后架起。

此时刀刃朝向对手,刀身倾斜约45度。 右足略开。

【脇构】

将右脚收到后方,只剩下左半身朝前。刀身藏于右半身,剑尖朝后,比下段的位置再低一点点,刀刃偏右下方。综合前述动作,架起脇构时,务必自中段大动作架起,刀身不让对方看见。

左拳的位置约在肚脐右下方,左腕不弯曲。 双脚稍微外八.

第五式 面擦击面

打太刀(上位、攻方)左上段 – 仕太刀(下位、守方)中段

一、 攻方持左上段,守方持中段(平青眼)。

二、 相互前进至适当距离时,攻方见机打面,守方左足稍退,格挡后迈出右足返击攻方面部。

三、 守方返击面部后,像弹开般收回右脚,举起左上段以表现残心。

四、 双方回到中段,向攻方方向同时并进三小步,解剑。

擦(摺上),请注意擦击位置。

举剑返击(攻方为动态,注意距离)

在剑道形第四式后,已开始呈现出具体的剑技与练习的方法,以做为学习的策略与目标。剑道形第五式乃在第四式「掌握机会」的「互击面→返技」后,进阶为「佔领优势」的应对技「擦击面」的练习。

擦击,除了包含返击技中利用对手崩溃的体态击败之,更加以阻止对手再度的连击。不论是返击或擦击,知瞭刀身的「镐」是非常重要的部份。什麽是镐?初学者可以刀身试想之,有段者请详查日本刀结构。

由剑道形可以发现,应对技并非单纯的等待,一开始的姿态便需取胜。但是初学者容易在习得时机的掌握前,就先接触了技法的动作,所以常出现面对 高段 老师也不积极进攻,或是身体出现逃跑意识的心态和动作。为了避免不当的动作,养成良好的习惯特别重要。就算是拉到比赛剑道的层面,能使出高超的应对技常是克敌致胜的关键(特别推荐胴技、刺击百选)。

所以,在有段者的修鍊中,时时需仰赖师长的指导与严格的规范,才不致于打出偏离正道的剑。

第六式 手擦击手

打太刀(上位、攻方)中段 – 仕太刀(下位、守方)下段

一、 攻方持中段、守方持下段,前进至适当的距离。

二、 守方观察时机,以气势攻入攻方的两拳之间,因而慢慢将剑尖提高为中段。

三、 攻方揣测著守方的动作而刀尖略低,在双方刀尖快要相交时,退右脚举起左上段。

四、 此时,守方立刻跟进一步。攻方马上退左足回到中段,并观察时机打击守方手部。

五、 守方开左足,划出很小的半圆,以刀的右侧擦开攻方的刀,迈出右脚攻击攻方的手部。

六、 攻方退左足呈斜后位置,守方迈出左足,持左上段表现残心。

七、 双方从右足回到中段。

三杀法的表现

剑道形第六式,在第五式的「应对技」的展现后,进入到剑道最重要的「攻」的教导。当有良好的应对技能时,面对对手的攻击便不再感到害怕而心有馀力。此时不只是要活用自己的剑去破坏对方攻击的体势,更加要破坏对方的构形与心态。

在第六式的开始,攻方持中段、守方持下段。在剑道形中,以攻方为始动者,但第六式却让守方开始降低剑尖而成下段,为什麽呢?乃因中段为阴之构,所以守方才採取性属阳的下段应对之。且大日本武德会制定之剑道形第六式中,攻方乃持「睛眼」,揣摩其位置可察觉,刀尖仍有提高。这个动作可追本溯源得知原因。
在双方刀尖快要相触时,守方从下段提高攻击的气势而不断逼入,使得攻方无法制止成功,而产生上段的动作,表现出已受动摇的心境。而且,即使攻方已举起上段,守方仍不放过他,像流水般一口气补进,使得攻方上段的攻击能力完全被封锁住。

攻方先输了「气势」,然后又输了「技能」,于是一边降为中段,一边引诱守方。如果这时守方躁进跳面,必然失去手部。但是守方以冷静沉著的应对,使其在对手进攻时,藉由擦技而反攻对手的手部。

此即为「杀其气」、「杀其技」,最后「杀其剑」而得胜的「三杀法」也。

其实在利用擦技来进行反击,不一定侷限在手部。这种「第二次攻击」前,会因第一次攻击结束而节奏稍微暂缓,这个转变的地方便是制压对手的剑的良机。在全日本剑道选手权中,宫崎正裕的面就有如此变化,掌握惊人的良机是让对手无法招架的重点所在。所以一边压、擦对手的剑,这种杀剑的技法,在猛烈的逼攻中是不可或缺的部份。

第六式中,守方打的kote不像第二式一样做很大的斩切,仅仅以制止为目的轻轻地伤害对手。攻方尚未屈服,退左后方后还欲整理体势打算尝试反击。因此,守方抓住了中心线,追上守方,掌握攻击的距离,以上段表示出不允许反击的意念。

持有对「先」的概念,留意持续进攻的重要性。即便敌人只受了轻伤,也能以「活人剑」之姿,得到胜利。

第七式 面拔击胴

打太刀(上位、攻方)中段 – 仕太刀(下位、守方)中段

面拔击腹(MEN-NUKI-DO)

“攻方”和”守方”两个人,均保持对峙的中段姿势,并且两者均从右脚开始起动,向前跨进三大步,进入中段距离的范围内。”攻方”经过深呼吸后,立刻刺向”守方”的胸膛,”守方”也伸直双手,反刺”攻方”的胸膛,随即,双方均恢复到中段的姿势。

“攻方”把左脚向前踏出,同时举刀右脚再跟进,喊”呀”!由上方用力地攻击”守方”的正面部。”守方”即将右脚向右斜前方展开,左脚跟前,双眼注视”攻 方”,趁其举刀向上时,喊”拓”!还击对方的右腹部,并顺势将刀拉到右侧,半跪右膝盖,持肋腰姿势,表示残心警告之意。

“攻方”伸臂举刀转身面向”守方”,将刀下移成中段姿势,”守方”也将刀高举,以右膝盖为轴,转向”攻方”正面,两方中段交剑,”守方”以充分之气势,将跪地之右足向前踏进一步起立。回复原为站立之中段姿势。

最后,两人均从右脚开始,退回到自己原来拔刀时的位置上,彼此挺起胸膛而蹲下收刀。然后,由左脚开始向后退五步,回到原来的位置,敬礼,退出道场。

逼攻

在「三杀法」的应用后,剑道形第七式展现了更高的技能:「逼攻」。

在第七式中,攻方为两段式的进攻,第一次进攻中,攻方攻入守方的中心线,如果守方没有反应,已可达到顺利击面的位置。但守方採取了「剑前体后」的姿势,使其跳脱攻方的打击距离。其后,让剑尖稍有偏高,是守方成功引诱攻方击面的重要动作。

而守方积极应对的心,是成功阻止攻方逼攻的重点。动作上将剑提前去阻挡,实则一边防守,一边准备反攻,也就是「悬待一致」的实行。成功地引诱出攻方的击面后,就可以以充份的馀裕打出漂亮的拔击胴。

活杀自在

拔击胴,因为手上的刀、成功的逼攻,使得自己的双手,可以决定敌人的腰斩与否,是一种「活杀自在」、「生灭不二」的技法。简单来说,你必须掌握了对方的生死,所以才会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讲法。这并非意指真正的生、死,而讲究著完全操控的能力。

攻方被击胴后,并没有失去生命,但也仅能回首一望,以残存的精力感谢守方的不杀之恩,毫无反击的能力。

诱敌、逼攻、操之在我、克敌而不取其性命,此为第七式完整的表现,也是大日本武德会制定剑道形第七式时,欲表现的意涵。

  Total: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