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人的悲歌:阶级

《乡下人的悲歌》并不是励志传记,它是一曲忧伤的老歌,轻轻地流淌,唱给自己,唱给亲人,唱给过去的岁月。

本作描述了作者成长过程中,家人、亲戚、友邻长期地与生活作斗争,与贫穷、酗酒、暴力、愚昧、毒品对抗,时而淹没,时而沉浮。

乡下人

作者的祖父母一辈二战之后从肯塔基州迁至俄亥俄州的一个工业城市,经济上成为典型的中产阶级,但从来没有真正地脱离家暴、酗酒、拒绝学习和怨天尤人的文化与习惯。

作者的外祖父母,成天争吵不休。外祖父酗酒,外祖母性格刚烈,差点烧了不听劝告的酗酒丈夫。作者的母亲成长在这样的环境中,人虽聪明,却早早染上毒瘾,从此挣扎在迷幻的现实中,换了一任有一任的丈夫。
J.D.并非从小就有奋斗意识的有志青年,直到高中都还是经常逃学的学渣,他在社会上混过一段时间,后来参加了海军陆战队,随着阅历的开阔他才升起了求学之心,耶鲁大学以其开放性的教育思维和独特的选材眼光同意了他的入学申请,并以高额奖学金帮助了这位普通的贫困学生。

美国经济的发达实际上掩盖了底层白人在个人责任方面的缺失。在美国这样稳定的发达社会,实际上个人只要做到四点就能活得不错:一、不做伤害身体的事情,比如熬夜、吸毒、酗酒、吸烟等;二、不离婚,或至少不生孩子后不离婚;三、好好上学,学一门手艺;四、工作有收入后不乱花钱,有所储蓄。然而,这些底层白人就是连这些都做不到。

恶性循环

本地工业公司的解体,直接减少了好的工作机会,有能力的家庭搬迁到更繁华的都市,让优秀劳动力减少,消费水平下降让稳定的企业和工作都进一步减少。

在作者家乡,小孩大都在读完高中前就早婚早育,不理智的婚姻又导致高离婚率,家庭不稳定的情况下小孩也难以培养成才。

淳朴的家族亲情关系,追求荣誉、生活随性洒脱,但排外、粗鲁、暴力、生活无计划让一切深陷泥潭。
不只是个人品性,整个集体在美国社会中不可避免地堕落,是无法看到其它新生活的无奈,是没有选择出路的绝望。

改变

J.D.万斯是这个城市移民家族的第三代,他的亲人们用了几十年的时间缩窄了文化的鸿沟,最终借助教育达到了身份的跃升。它是一种必然性和偶然性的完美统一。

万斯平凡又不平凡,平凡是因为有他这样身世的人太多了;而不平凡则正是因为像他这样出生在泥沼里的人,爬出来的太少了,而且是越来越少。

  Total: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