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邀:带着偏见看世界

《十三邀》,人物访谈节目,作家许知远做为不合格的主持人,带着没规矩的问题,去问不同行业的人,展示不同的人物之间的思想碰撞。

信息负载、茧房和文化小丑

在信息化的时代,新闻资讯的窗口不再掌握在传统电视台中,过去的平台影响力已经无力化,行业价值往人身上转,不再落在组织上。是个人文化创作的机遇,同时也是信息质量不可控的开始。

罗出来创业后,建立罗辑思维的栏目,同时也是在解决信息负载的问题:大量的信息流、信息平台带来的信息茧房,每个人都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整体的认知和扩展变得更困难。在这样的时代,很难知识的全面性,难以培养看待事物的多面性,信息平台用信息流夺走了用户的思考时间,让信息走向自闭。

大众需要一个来打破封闭的人,罗辑思维将知识打碎,糅合进娱乐元素,通过大V音频解说的方式来在茧房中打开一扇小门,罗自嘲是小丑,在别人的世界中表演着,但内心更像是定位为点灯人,想多带来一些光。

信息过载的问题我也很有体会,在2012~2014年,国内的知乎、澎湃、简书等新信息平台都是质量和颜值担当,但在大众创作的自媒体时代,文章的数量和质量让我信息消化不良,在切换过多个信息平台也无法解决问题后,放弃传统信息平台采用自建 RSS 订阅系统。

姚晨的自我认知

一个科班出身的演员,却因为一个喜剧角色出名,该骄傲吗?该高兴吗?不该吗?

刘姥姥逛大庄园,许知远来二次元

投入到二次元中的人是在逃离吗?也许是一种主动的融入,二次元团体性格都比较单纯,价值观更容易达成一致性,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个世界肤浅,但依然是现实世界的一个延伸。

现实世界太真实了,而在二次元的世界,有些东西你能想,而且你还能去做。

如今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新生的一代人看到了变化的结果,却并没有看到变化的过程。

冯小刚的创作

做为一名电影导演,冯小刚创作了很多票房出色的电影,但其中有很多喜剧片被认定为格调肤浅,没内涵,现在,这么一个成功的导演该如何面对激情、年龄等难关。

面对多年来的创作,讨论创作的可能性,也觉得其中有说不出的苦,对于自己想拍的电影和观众想看的电影间的选择依然会很压抑。

享受生活的蔡澜

享乐主义,活在当下。

蔡澜,现在的放松和自由,也是放下了很多东西,许知远的很多问题,对时代的焦虑等问题都被轻轻带过,这种自在的背后是否付出了什么代价呢?

但实实在在地享受美食、旅游、情人,这也是真实的快乐。

很多时候想通了什么都可以,就在于敢不敢想

俞飞鸿的美

俞飞鸿是一个美人,一个有气质的美人,一个从小美到大的人,大学期间就参演好莱坞电影《喜福会》,导演过自己的电影《爱有来生》,多么美好的设定。

但这不是一切,气质来源于自小严格的家教,在独立生活后,也认识到自己自我表达能力不足,性格中缺少主动的部分,自我约束力的强大,也让生活缺少某种激情。

陈嘉映谈哲学

哲学是希腊的,最初的哲学是追求卓越。追求知识、追求明白,穷理,追求终极真理,来满足精神追求。这是最初的哲学。

但现在的时代,并不追求这种理智。

时代的悲哀是,在这个时代,我们认为最牛逼的人,只不过是成为一个正常人,大家都没有意识到在你之外,有一个更伟大的东西存在,他们可能是学者、作家可能是演员,他们那些有辉煌的,有深刻的东西,但大家都还没有能力去欣赏这些东西。如果有营养的知识太少,那我们的时代本质上,是一个非常匮乏的时代。

这个时代有明显的功利主义,但平民社会嘛,老百姓的追求本来就是如此,平平安安、快快乐乐不好吗?

但把功利主义放在那些杰出的哲学家身上又不一样,柏拉图的和亚里士多德为雅典做过什么?如果说做过什么的话,那是我们现在还知道有雅典。反过来雅典能够为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做点什么?那是人类精神最美的花朵!

追求真理并不容易,因为真理是有可能危害我们生存的,因为生活中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当我们认识到这种不确定性后,我们想通过哲学去理解它,但最后的真理可能并不会解决这种不确定性。

哲学给了我很好的角度去理解世界,但又阻止自己更深入地了解世界。
良好的实践就是目的本身。
真实,该真实到什么程度?有些问题不去过问也能继续过下去,过得也不差,专研下去结果也不一定美好,因为真实不代表美好。
拷问出真实下面的虚伪,接着要拷问出虚伪下面的真实。

贾樟柯的小众电影

贾樟柯的电影挺不错的,淳朴而真实,充满了生活的气息,但在 2018 年之前我完全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到了 2019 年才看过他的作品,做为一名电影爱好者,我看的电影也不少,他的电影真的挺小众的。

看了《二十四城记》,这种七十年代的集体生活对于一名南方的九零后来讲完全是另一个世界,那种集体、团队、大家庭的生活缺少个人、隐私、娱乐,但也有很多人情、同龄人和安全感,这是不同时代的人的生活,如果早几年我想我也看不下去,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么小众。

那段历史不一定是美好的历史,但那也是一代人的记忆,能有人去记录这么一段时光本身就很有价值,这段时光的好与坏又有什么关系呢?

金承志的艺术

我们生活在一个大众的时代,这个时代渴求个性,但不能容许异端。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因为《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在网络上大火。

白先勇的选择

俗雅共赏的红楼梦,古典中国文化的大作,我在16岁的时候看了2页就没看了,不同时代的人们是怎么看到这种中国文化呢?

last

十三邀离不开许知远,带着偏见看世界,个人对世界、时代、信息的焦虑和担忧,在当代人中寻找对答案思考。

我很喜欢其中的“偏见”,不一定正确的言论比一定正确的问题和答案更有趣,更能带来思考。

  Total: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