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里的守望者:牢笼

I like this world,the fucking world!

阅读难度:★★★★☆,话题深度:★★★★☆

key: 纯真、迷失、成年、自我、罪恶、愤怒、逃避

婴儿的哭啼声不一定是生命的祝福,也可能是对世界的不满。

“你可知道那首歌吗,‘你要是在麦田里捉到了我’?我将来喜欢——”“是‘你要是 在麦因里遇到了我’!”老菲芘说。“是一首诗。罗伯特.彭斯写的。” “我知道那是罗伯特.彭斯写的一首涛。” 她说的对。那的确是“你要是在麦田里遇到了我”。可我当时并不知道。 “我还以为是‘你要是在麦田里捉到了我’呢,”我说。“不管怎样,我老是在想象, 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 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 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 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 望者。我知道这有点异想天开,可我真正喜欢干的就是这个。我知道这不象话。

一个不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男子 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

你永远找不到一个舒服、宁静的地方,因为这样的地方并不存在。

  Total: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