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澣风景:视界

看见自由的囚徒

她自幼多病,而且是不治之症的脊髓钙化,年幼时期就已经失去了对下半身的控制,为了避免病情恶化,离开了最温暖快乐的学校,离开了温柔博学的老师,离开了体贴善良的同学们,进入了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冰冷医院。

纵有万贯家财也只能在医院中精心疗养等待自己全身失去知觉进而慢慢看着自己在最美好的年华时死去。直到她在走廊中遇到了他,那个对任何人都无比温柔善良的他,那个思维似乎不同于常人的他。他没有在意她是何种病症,他更在乎她的感受,因为他会在路过自己的独立病房时,带来一只生命旺盛的百合花,换走那只一周前被他留下的白百合。

他看到了她所看到的世界,他看到了她的痛苦,他看到了她的希望,他只是给与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一朵花,但他也带走了她的希望。

一周复一周的期待,一周复一周的安心,她忽然不再失落,不再痛苦,不再害怕医院,而是一天一天计算着他到来的时间。。。不过她怎么会知道,他的朋友出院了,就不再需要前往医院的路上顺带稍一朵白百合了,他以为自己是个过客,却不经意间成为了她生命的希望。

被灯火吸引的飞蛾

  1. 当你羡慕者别人衣食无忧的贵族生活之时,你并没有看到她所需经受的禁锢。
  2. 当你斤斤计较于眼前的得失而如草莽一样时,你就失去看到那个更加宏伟世界的机会。
  3. 当有人带你尝试到纸醉金迷的梦想生活之时,你那单薄如气泡一样的理智,你那耳边不断回响着的戒律都已经失去了对你的束缚力,你渴望着这么自由的新身份、新视角、新世界。
  4. 幽灵公主带着迷途的少女体验到了凌驾于万有引力的飞行之感,这不就是自己内心最渴望的自由吗,俯览世界的宏伟,发觉地面的人们如蚂蚁一样渺小,发觉自己曾经都只不过是渺小的存在,才发现,自己能够如同神一样俯览这片大地。这种坠落又飞翔着的感觉,已经完全攻克了理智与实感。当然,这片区域的时间已经扭曲,所以少女们并未看到自己早已坠落到了地面,而是在慢慢感受着自己这个缓慢的坠落过程,并以为自己在飞翔着。

视界与世界

人类是通过感知来确定对世界的认知。

“俯澣风景究竟是怎样的感觉?眺望自所居住的世界时所感受到的冲动,也就是纵然本人有意抗拒,仍会突袭而来的暴力般的认知,俯瀚世界所带来的感情,那就是“遥远”,由高处俯视的风景很壮观,连毫不起眼的景色都会另人觉地美妙,不过,过于辽阔的世界会转变为与世界产生隔阂的诱因,认为居住的世界是“自己所看到的辽阔风景”,而非“自身能亲身体会的狭小空间”,这本是正确的,然而,无论如何都没有“自己就身处这个辽阔世界”的真实感,由此“基于认识的理性”与“基于经验的实感”相互摩擦,不久就有一方被磨损,导致意识的混乱,接着~所谓“视界”并非“眼球捕捉到的影像”而是“大脑所理解的影像”,我们的“常识”保护着我们的“视界”,人类无法离开自身的盒子继续生存。”

  Total:    No.